Thursday, March 5, 2009

尝试集 - 微小的小说

这只是一篇小东西,全是虚构的,这是我平时东想西想跑出来的东西。


男人来到了女人居住的城市。

城市是闹哄哄的,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热带的太阳晒得焦油路上仿佛在吱吱冒烟,马路上的车子川流不息,简直让人窒息。男人热得发昏,只好躲到一家凉爽的酒馆去,酒馆的侍应生给他捧来冰凉的啤酒,和他说了一会话。男人听着这奇异的英文口音,感到既熟悉又遥远,眼前冒出那个纤细小巧的身影,她低着头说话的样子,眼睫毛也是低垂着,脸上出现棕榈树叶的影子。

男人忆起在山林里快速走动的女人。在绿色的丛林里,她敏捷得像一头活泼的鹿,走走停停,把山径旁的姜花指给他看,把鼻子凑上去闻一朵野生兰花。她把他拉到一块生满了苔藓的地上,然后说:“跳!”两人在上面跳了起来,苔藓地就像弹弓床,又软又实在。就在这个时刻,他毫无预警地亲了她,她顿时惊慌失措,脸涨得通红。东方女子的腼腆牵动了他,他再一次俯身亲她,这次女人不再闪躲了,男人感到她冰凉的小指头在他下巴摩挲着。女人格格笑起来,男人觉得这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,像东方的乐曲。

那是去年圣诞节的事了。

男人艰难地找了好久,终于找到了电话号码。

“嗨,是小娜么?我是小汤。”

毫无回应,男人疑心他打错电话了。

“哈喽,呃,请问……”

“嗨。”

“小娜!你最近好吗?我们很久没见了。”

“我很好。”

男人觉得完蛋了,人家根本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吧?于是他继续艰难地进行着谈话。

“我又回来吉隆坡了,过几天我会去登山。”屏息地等待她的回应。

“好啊,希望你玩得愉快。”

男人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,手心开始冒汗。“你现在在做什么呢?”

“浇花。“

“噢噢,对了,你喜欢种花呀,上次你说你种了一盆什么,养在水里的植物,呃……”

那盆植物叫什么了?男人想来想去,就是想不起那花的名字。

“一叶莲。”

“噢是了,就是它。养得还好吧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人沉默了一下,男人干咳了几声,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女人急促的声音。

“你没事吧?我说,你的身体是不是出事了?”

男人感到莫名其妙,同时感觉到 女人的心房仿佛又为他敞开了一些,里头露出一丝丝的光。男人开心起来,笑着说:“我身体好得很呢,前阵子还去了我家附近的雪山滑雪。”

“咦,你真的没事?”

“没事,我身体壮得很呢!怎么了?“

男人忽然感觉到有一道门怦然关上了,电话那端的女人又垂下了布帘,男人什么都看不透。

“今晚是圣诞夜,我想,你要不要下来吉隆坡和我见面啊?我住在XX酒店。”
电话里传来女人轻蔑的笑声,然后“咯”的一下,女人挂上电话。

男人把电话放下了。他耸耸肩,继续寻找下一个电话号码。女侍应生给他捧来另一瓶冰凉的啤酒,又笑着和他说了一会的话。男人想,啊,今晚是圣诞夜呀,这位女侍应生看来不错,可惜她要当班, 不然可以约她吃圣诞餐。

女人放下电话后,又到花园劳动去了。她干园艺活的时候喜欢心无旁骛的,完全沉浸在花园的氛围里,所以一般是不带手机的,但这一次史无前例的,她把黑色的手机带上了,很谨慎地放在喷泉的小童石像脚下。

阳光从花园的一端慢慢移到另一端,女人拔草·修剪枝桠·施肥·浇水,花园是这样的生机勃勃,每一片叶子仿佛被擦拭过,闪着亮光;角落里梵谷的鳶尾花开了;满天星伸展着细碎粉紫色的小花,在风中窃窃私语。

女人站在一叶莲的水盆边,看了许久。

而黑色手机一直没有响起来。

这是我尝试写的一点小东西。题目叫HAPPY ENDING,因为我最近在听MIKA的歌。当我写着这篇小文时, 我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这首歌。我觉得这首歌的内容和这篇小文很相称。

那么,我和娜娜开了一个玩笑,因为我喜欢女主角是一个种花的女子,于是我偷用了她家的花园。

其他的部分,应该是我,但也不全是。女主角冷酷的对答,那个一定是我 ;),那个混蛋男主角音讯全无了一年,你说我要不要对他冷酷?

山林里走动的那个人,也是我,我登山时喜欢走走停停,而且我也在苔藓地上用力地跳过。但是没有亲吻,如果有就太好了,所以我才要幻想着一段。

我要重复地说一次,这不是我的故事。

14 comments:

bearbemama said...

好看~还有下集吗??
感觉上有一点点的诡异。。一点点的浪漫。。

天天天蓝 said...

我还在想怎么有娜姐那个花园的影子呢!很好看,再写下去吧。。。
不过喃喃你的一再强调好像有点诡异哦。。。。不要打我,哈哈哈!

nann nann said...

啧,你们怎么都用诡异两个字,虽然所指都不同,哈哈~不过你们好快哦,我还想改一改呢。


bearbemama,欢迎来我家!这篇小文算写完了,没有下集。要不你可以帮忙续写下去 ;)

辣妈,偶很怕网友会误会啊。只能不厌其烦地强调,唉呀~

JiWaWa said...

说真的,我没看明白....

Petite Tish said...

喃喃是不是在為出書磨刀了?出書時,我一定支持!在出書以前,我首先做一個忠實的喃喃部落迷。你的小文啊,恐怕是我一輩子都寫不出來的東西⋯⋯ 佩服,佩服!

小園丁 said...

哈哈哈)))))震。。。震。。震!kiwi仔還米有登陸,偶先給他來震一下,話說第一段,喃喃的文字讓偶想到納蘭的詞想到儀美人想到張愛玲。。。。接著「話」鋒一轉,接下來的內容偶就一路笑到從椅上跌下來。。。接下來是喃喃標準的文風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那男人住哪?偶起先想到小平,可是他家在海邊,這廝的家附近有雪山,媽呀,偶家的景物也在里頭厚?。。。

你的結尾是: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𢜟然。。

好笑好笑,你很9米有醬「笑」liao?

熱情等待你的第二篇,哈哈哈。。。

Ying said...

你还没说我就真的看到了喃喃和娜娜咧!
好期待你的续篇!

棠子 said...

整天看你灵魂出窍呆呆的样子,原来是在写小说 。。。

故事根本就是在写你自己吧? 但是我想男主角一定不是小平。

nann nann said...

KEK死我啊,讲到唇干舌燥,都说不是我的故事喽!是我在驾车时乱想出来的啊~

唉,现在来回应一下:

JIWAWA,不好意思我的功力不够,不过看不懂不要紧,最感谢的是你的留言啊。总之随便看就可以了,嘻嘻~

洁妈,啊不要取笑我,只是乱写的小文而已。如果有天我写上了100篇这样的小文,我就自己打印做一本书,哈哈~不过100 篇啊,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

娜娜,哇哈哈~本来我要把男主角的名字取为奇异果,不过很怕渎亵了你,还是随便让他叫别的名字好了,KAKAKA~ 8过啊,为虾米是好笑捏?偶还以为是一点点轻轻的哀愁哪~

小莹,根本没有续集啊,哎呀~ 那个男人都没再打电话来了,所以没戏了。

老妹,偶这个只想了个大概就开始写了,什么时候有灵魂出窍?小平那厮也不知哪里去了。

CW said...

写得很好呀!小说总该有这样的一部分真实,一部分虚构。所以才叫小说 :)

小園丁 said...

喃喃,本來是有微微的感傷,淡淡的哀愁。。但后來你一叫小娜就破功liao,接著偶家場景出現偶就爆笑了,哈哈哈,可能只有偶記己覺得好笑。。。叫奇異果也不錯,,,

KiWi仔 said...

吼...~吼...~吼...~
偶爬着来啦...
(小小声震ing~经济风暴滚到偶气若游丝料。)

男滴应该叫“小空气凤梨仔”比较好听。
(喃仙您怎么没把您滴最爱放进来啊?这样子您对得起它吗?)

这小说horr...
开头真浪漫啊,
不过,到了中间,又觉得那男滴有点不知所谓,好像得空了没事才想找那女的见面。(更够力滴,电话号码要找好久才找到啊??那叫没心肝呐!)

后来,约不到人家,看到女侍应生“看”来不错,还想约人家吃晚餐啊?
(妈的,这男的是不是水性杨花了一点啊?没鱼虾麻口以???)

那女的不7见那男滴素应该滴。

最后喃仙那一句,有此地无银300两之嫌。
嘻嘻~~

nann nann said...

CW, 完全假想的人物我想象不出来,只能看看身边的人物,这里借一点那边抄一点,不过情节真的是虚构的啦。我觉得你可以写小说哦,你要不要写一点来玩玩 ;)

娜娜啊,本来我也想要认真一点写,不过我想象女主角家里要有花园,所以只好去偷用你家的,反正都用了花园,干脆就放上你的大名字好了~结果就这样,哈哈~不过我真的很爱看你家花园啊,学了好多花花草草的名字。至于那个KIWI仔吼,如果我真的放了他的名字,偶很怕人家看了以为我在写喜剧啊 ~哇哈哈

Kiwi仔!哈哈~你真的是一言惊醒梦中人!我应该把男主角名叫凤梨!哇哈哈~那个男的真的是个混蛋啦,所以女主角才米有睬他,但是她还是很笨,居然还希望他会再打来。这种烂人我怎么可以用KIWI仔的名字捏~KIWI仔是24孝老公啊。如果偶要写一个好到不行的好人,偶就用KIWI仔的名字HAR~

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~! said...

感觉上有点浪漫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